關於部落格
謝謝您們過去的支持...

以後只新增無名

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kurarica404
  • 1553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5

    追蹤人氣

失憶帥哥 搶先看~~

 

剎那的拙文... 希望您可以給點評語~




楔子


「真的不要緊嗎?hyde?」手上提著多到嚇死人家用品,快累死了~~

「嗯~~要我至少2個月不能回家,不就不能見到妳了...我寧可不要」hyde體貼的將那些多到嚇死人的家用品一肩扛,「妳啊...真是的...讓我來就好啦... 妳愛逞強很可愛...不過...孕婦不行提重物!孕婦常識!」

「hyde...不要因為我懷孕了就這樣!我還要努力的掙錢,來養你!」喬馥瑜還是把幾袋攬到自己身上

「這樣會不會很丟臉啊?呵呵~」,「不~~我願意~」兩人甜蜜的相視一笑




開玩笑~hyde可是紅人呢!只不過他失憶了"一下子"而已~不長,三年而已喔︿︿




「hyde~~」嗯??奇怪~

「好像有人叫你...」喬馥瑜指指後方

「是嗎~~」hyde別過頭

「hyde~~真的是你!!我...我好想你><」一個女孩撲上毫無防備的hyde

噢~~~那女人在做什麼!?那是她最愛最愛最愛的老公欸~~她怎麼亂撲~~~~真是的!!

「啊??」hyde手忙不過來,嚇死人家用品全數"倒栽蔥"

「小姐,妳...」家用品掛了--打死不要緊,重要的是她的老公被別人擁著啦~~

「hyde你這幾年都到哪去了...你知不知道~小徽好想你!團員他們也都很擔心你耶!」女孩子蹭進hyde的懷中

「小姐...妳認識hyde?」她擔心的事情...這麼快就要發生了嗎?「他發生了一點事情,到我家,我慢慢解釋吧...」自己攬起了那些家用品,hyde的眼睛一直向她看啊看,但她不理他,繼續向前走

步疾疾,心憂憂...每走一步,心裡的擔憂就多了一分,終於,到家了...

「小姐,可以請妳解釋一下你跟hyde是什麼...」話還沒講完,就被搶了半拍

「我是他的未婚妻,大石 徽」晴天霹靂!什麼!?...這句話不超出她意料之外,但是她的心負荷不了!

「....大石小姐,那麼...他是為了氣妳而跑去我們公司徵婚嗎...」早已有了準備,但是為什麼...她就是冷靜不下來!

「嗯~hyde就是這樣子...不過啊~我知道!他最愛我了︿︿」大石 徽吻了hyde的粉臉,「hyde,我跟你說啊~我已經決定了,我要嫁給你!我已經訂做了適合的婚紗嚕~~只是不知道婚禮要如何規劃」

「咿???」hyde呆住了,這位小姐是誰??無故在路上對他"性騷擾",現在又說要嫁給他??他無辜的盯著喬馥瑜看

「看她做什麼啊~~你要娶的人是我耶!!~~還是你害羞>////<?」親密的摟住hyde的纖腰

「...hyde,妳的未婚妻...真可愛」聽完大石 徽的"七嘴八舌",冷冷的笑道,喬馥瑜受不了了,她好想馬上躲進被窩大哭一場

「對不起,小姐,我不認識妳、不會娶妳、也不可能娶妳,因為我後天要跟瑜訂婚了!」hyde看到喬馥瑜的表情,急忙推開大石 徽

「什麼!?」沉溺在幸福中的大石 徽起身,雙手加叉於胸前,面目凶狠,「你說你不認識我!?」

「小姐,他失憶了...」他是不是今天剛好拿到【侏儸紀公園】的票根啊?眼前的小姐,看起來可怖得跟恐龍有得比!

「你這個混帳東西!良心被狗給吃掉了是吧?敢說你不認識我~~我的美麗初吻都給了你,雖然不讓你碰我,但是你總該有得到我珍貴的吻吧?」家中的飾品馬上成為了武器,拼命的往hyde身上丟

「咿呀~~~痛、不!!!!!!」hyde嚇得亂竄

「沒良心的男人!我要把你打到正常!!!敢說不認識我!?我可是苦苦找了1年才有你的消息欸!」

「嗚~~~~救救我啊!瑜~~~」砰!這麼一聲...

「噢噢!!!!」

她跟hyde做的婚紗...為了跟hyde訂婚而做的...

就被他這麼一撞、一扯、一拉...都毀了.......

「!!!!!!」hyde趕緊爬起身,噢!!他是兇手!他殺了她的婚紗!

「我...期待的...」她的心在滴血,明天大概要去醫院輸血了!

「對不起,我馬上修補好!!」別過頭,他的長髮被大石 徽給拉住!往墻撞去

hyde倒在地上,一動也不動...

「啊!!!!!」大石 徽停下了粗魯的動作,「我...殺了hyde...我不是故意的...嗚嗚!!我不是故意的QQ」淚崩出眶,拼命的搖著hyde

喬馥瑜的思緒好亂好亂,一方面心疼她的婚紗,一方面擔心著hyde

「別...別哭了,徽」hyde奇蹟似的醒了!!老天保佑....

「呀~~hyde!!!你沒死!?」,「徽...」兩人緊緊相擁,「你想起我是誰了!?」,「嗯...我是寶井秀人,hyde...你是我的未婚妻徽」,「hyde~~~嗚嗚!」

看著他們兩人,喬馥瑜眼眶裡的眼淚差點爆出「恭喜,寶井秀人,你要結婚了」,撿起被撕裂的婚紗布料扔進垃圾桶裡,「恭喜妳,妳老公他恢復記憶了」

「嗯...最近...我都在幹麻呀...這裡是?」hyde用手梳了梳長髮

「...你,失憶的事情都忘了嗎?」就算遲早會發生,也不需要這麼傷她的心吧?

「...我失憶!?你是誰?」hyde摟著她的妻子,盯著喬馥瑜看

「...我...只是好心收留你的人而已...很晚了,快跟你的妻子回去吧...」她的心像那件可憐的婚紗,被撕裂的,狼狽不堪

「謝謝你了,徽~拿個2000元給她...」

「不必了!」這是她自願的...

「謝謝妳了~我們走囉!」大石 徽拉起hyde,「走!」

「我走囉...」

磅,
門無情得關上了,
她的淚像洩洪一般,流了下來

他走了,他也親手毀了他跟她做的婚紗、他對她說的承諾,他跟她訂婚就在後天,他的親骨肉...
如果順著媽媽的意思,去相親,或許她早就有了丈夫跟美滿的家庭了...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